粮油巨头益海嘉里IPO,“金龙鱼”的成色怎么样?

  来源: 花朵财经 

  文|花朵财经

  创业板注册制,开闸放水。6月22日一天,就有21家企业向深交所提交创业板注册制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一天,顶过去两个月的申报量。

  这代表自4月27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总体实施方案》之后,拟上市公司对注册制改革的真实想法:用百米冲刺的劲头进行IPO。

  在这股上市浪潮中,有一家企业,不论从上市规模和背景来看,都显得与众不同。这家企业就是益海嘉里。

  这个名字也许您很陌生。但是他的产品你肯定听说过——金龙鱼。

  2020年6月22日益海嘉里金龙鱼粮油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益海嘉里”)的拟登陆深交所创业板,预计募集资金达到138.7亿元,位列同批报送企业第一。

  ‘ 1 ’

  行业龙头营收规模过千亿,背景强悍

  之所以敢狮子大开口,原因在于两个:背景和体量。

  农业是我国的立国之本,2004年开始,历年来所有中央一号文件的内容,全部是三农问题。因此,能够在全国范围内经营农业的企业,屈指可数。

  根据招股说明书信息,截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益海嘉里的股权结构如下图所示:

  其控股股东,是丰益国际集团(以下简称“丰益国际”)。丰益国际的早期掌门人是马来西亚首富郭鹤年(Robert Kuok)。随后,媒体报道称,丰益国际掌控权移交给他的侄子郭孔丰,另一家公司嘉里粮油由其子郭孔丞掌管。

  根据公开市场信息显示,郭鹤年,生于1923年10月6日,祖籍福建省福州市仓山区盖山镇郭宅村,生于马来西亚柔佛州新山市,毕业于新加坡莱佛士学院。2019年,郭鹤年以128亿美元的身家,登上福布斯马来西亚50富豪榜榜首位置。

  在大马,郭鹤年的名字不仅家喻户晓,而且已成为财富和成功的代名词。

  上个世纪70年代,郭鹤年用自己的商业头脑和影响力,为国家解决了30万吨食糖的缺口。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无疑是雪中送炭。经此一役,郭鹤年顺利表达了自己作为华人企业家的“爱国之心”。这为改革开放后,丰益国际在国内的顺利投资埋下了伏笔。

  除了特殊的背景外,到2020年,主营农产品上下游产业链的益海嘉里,是当之无愧的行业巨头。根据尼尔森数据显示,最近三年,益海嘉里在小包装食用植物油、包装面粉现代渠道、包装米现代渠道的市场份额排名第一。

  除了我们耳熟能详,广告做到国家级媒体上的金龙鱼之外,益海嘉里在旗下拥有“欧丽薇兰”“胡姬花”“香满园”“海皇”“丰苑”“金味”“锐龙”“洁劲100”等十余个知名品牌。从大米、面粉、食用油,再到橄榄油,尽数“配齐”!到2020年,益海嘉里在大陆的总投资已超过300亿元,在全国25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建成和在建生产基地共计70个,生产型实体企业110多家。

  从财务基本面看,2017年至2019年,益海嘉里营收分别为1507.66亿,1607.73亿和1707.43亿,呈逐年递增趋势,但是其同期上缴的税金,分别为4.61亿,4.30亿和4.09亿,呈逐年下降趋势。

  与缴纳的税金及附加同步减少的,还有公司的净利润增速。2017年至2019年,益海嘉里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7.36亿,42.15亿和44.77亿,波动性较大。与之相对应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呈现下降趋势,从2017年的10.03%,变为2019年的8.72%。

  ‘ 2 ’

  供应商和客户混同

  益海嘉里已经多次谋求独立上市。据相关媒体报道,公司曾计划在2009年分拆中国业务的30%在中国香港上市。

  2017年5月,丰益国际董事长郭孔丰再次对外提及,公司正在对中国业务进行内部重组,并有可能单独上市。2018年2月,丰益国际发布的2017年四季报显示,从可能分拆上市的基础出发,已基本完成中国业务的内部重组。

  去年六月,上海证监局网站上,出现益海嘉里完成IPO辅导,并对外公布招股信息的说明。2019年7月3日,益海嘉里公布的招股说明书中显示,公司的前五大供应商和客户出现混同情况。

  陕西粮农油脂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陕西粮农”)在2019年1月至3月,既是公司主要供应商、又是公司主要客户。2020年新的申报稿中,公司的近三年主要供应商名单中,已经没有陕西粮农的名字。

  一般来说,能够满足益海嘉里采购体量的公司,在国内数量并不多。且益海嘉里在选择供应商时,也都以长期稳定合作模式为主。由此可以判定,陕西粮农对益海嘉里的供应,应该是长期且稳定的。按照一个季度供应价值7.8亿的原材料进行粗略分析,陕西粮农年供货量,应该在31.2亿左右。

  翻看益海嘉里的招股说明书,2019年,公司前五大供应商的最后一名,OLAM INTERNATIONAL LIMITED,年供货额为51.88亿元。

  究竟益海嘉里的主要供应商或客户是否存在类似情况?恐怕只能是益海嘉里进一步披露供应商和客户的构成,我们才能一探究竟了。

  ‘ 3 ’

  企业所得税费用持续波动

  2016至2019年,益海嘉里的所得税费用占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52.64%、10.59%、17.68%及20.04%。对于持续波动的所得税费用,益海嘉里给出的理由,是“公司境内外子公司适用不同税率及境内外利润贡献占比变化所致。”

  但实际上,翻看益海嘉里的招股说明书,不难发现,公司在境外的收入占比持续小于4%,占比较小,且绝对值波动不大。境内外利润贡献占比的变化所产生的相关税费,是如何产生持续波动,进而引起公司的企业所得税巨幅波动?

  益海国际的招股说明书中,除给出2016年旗下各海外子公司的利润数据外,2017年之后的海外利润波动情况和对公司整体净利润的贡献率数据却没有一并披露。

  需要指出的是,报告期内,益海嘉里享受的国内所得税税收优惠额分别为2.84亿元、3.99亿万元和3.27亿元,占当期利润总额的比例分别为4.81%、5.95%和4.70%。

  显然,影响公司盈利能力的,不仅仅是上下游产业链的变化,还有境内外税收政策的变化。一旦公司面临的税收环境出现变化,就会导致公司所得税费用上升,可能会对益海嘉里的盈利能力产生负面影响。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陈志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